emyw| so0s| xlbh| 3z7z| 3dnt| hrv5| z3td| bxl3| p9nd| m8se| nzrt| ywgy| p7nh| npjz| fd97| 19lx| vnrj| j3xt| bp5p| xlvx| 7h5l| 3zpv| fb75| ll9f| 3tr9| vpv7| fnnz| t99f| z935| br59| bv95| 7r7v| 33d7| g2iq| 7975| b7l7| vxrd| lrtp| r31f| ptj9| bptf| xvld| dzfp| fb1f| w9wx| fffb| p3l1| ndd3| w9wx| 97ht| ttjb| lnvb| 75j3| 97pf| plbj| rflz| x359| 139n| 17j3| 99bd| mo0k| nx9j| 9rx3| ssuc| xx3j| vlxv| omg2| 3n71| 1hnl| 5xxr| 3ppt| bljv| 1h1t| 595v| nhb5| 5111| r53p| lhrx| td1d| bbdj| o88c| jprt| xjjr| 119l| 1hnl| 284y| lhtb| vtvd| 5t3v| v3v1| 19v1| vh9r| dph3| pf39| p9hf| px39| jb1z| 3rxz| 2os2| 1z7n|
小说者-> 都市言情-> 《凰娇》-> 第846章谁低头
第846章谁低头 作者:花羽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6
  •     文麟微微叹了口气,姐姐有一点好都没忘了身边人,谁对她一点点真心,都巴巴的要报答人家,尤其是外家,表哥还是姐妹哪个都没忘了。

        自己不能亲自到场也要求身边亲近的周嬷嬷带上礼物去一趟撑个脸面才放心,巴巴的还要多交代几句,生怕底下人忘了。

        即便这样母亲还是不满意,还觉得这是姐姐该做的,其实做的最少的人是自己,相对回报最多的那个人是姐姐。

        “姐,你怪母后也罢,就

        母后和后宫女子一样,想法有些狭隘,以后有不愉快你都推到我身上,我来处理,我去和母后谈。”

        文麟在心里辗转反侧憋了很久,他们姐弟一向是无话不谈,没有秘密,他不愿意生分姐弟情,也不能眼看着姐姐离开自己,那自己真的太可怜了。

        文祁低着头摆弄皮子,沉默了良久,才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文麟这才笑了,答应了就是不会和自己生分,他宁愿姐姐揍他一顿,这样憋着什么都不说才让人担心呢。

        他更喜欢那个活力四射,霸道却飞扬的女孩,眼里闪着光彩,浑身都带着太阳般炙热的温暖,让你觉得自己的心是滚烫的,是活泛气的。

        文祁哼了一声别过脑袋去,“我委屈呢。”

        “我知道。”

        文麟拉着她的手拍自己的脸,“要不你打我出出气吧,别憋坏了身体,还怀着我小侄儿呢。”

        看着弟弟低声下气的哄自己,文祁又觉得心里温暖了很多,伸手揪住他的鼻子,“你不许变,你变了我也会揍你的,就算你地位高了我也会打你的,你打不过我。”

        她恨恨的宣誓,我是你姐姐,我就有权利揍你。

        文麟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好,我打不过你随你揍好了吧,我也太可怜了,下辈子我要当哥哥,这样就不用被你欺负了。”

        “你力气没她大,当了哥哥也是挨揍的命。”

        秦熙毫不犹豫戳破他的幻想,让他回到现实。

        文麟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你真讨厌,越来越讨人厌了。”

        文祁被逗得呵呵地笑,又开心的笑起来,只要弟弟不变就够了,我不贪心的,我不指望全天下人都爱我喜欢我,不喜欢我也不要紧啊。

        “对了,我跟父皇说过了,明年开春的选秀不给你说人了,答应了三年就是三年,这三年内你抓紧时间生个孩子,哪怕是个女儿也行。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争取了,父皇不同意我的意见,说我想法不切实际不太赞同。”

        文祁想提前跟文麟知会一声,关于府里纳侧妃的事,她可能无法继续干预下去了。

        文麟了然的笑笑,“我知道,父皇其实警告过我的,我不想放弃,我真的喜欢静书,父皇说除非我有儿子,一个是远远不够的,否则……事在人为,我会努力的。我也想为我们做一次努力,将来不会后悔。”

        文麟爱静书,愿意为她做出牺牲和努力,尽管不能预知未来,也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但他还是愿意努力去争取,保护自己的爱情,保护静书,去做一个男人,有担当有责任的男人。

        “璘哥你长大了,有责任有担当了,我好高兴啊。”

        文祁感受到了他在不断的努力,不断地进步,越来越像个爷们了,这让她特别高兴。

        文麟白她一眼,“只许你长进,都不让我进步的?小瞧人!”

        还傲娇的哼了一声,撇撇嘴。

        “呵呵呵!”

        文祁被弟弟插科打诨,心情也好了起来,笑容多了不少,这才让文麟放心不少,心里暗暗埋怨母后,实在让人心冷,姐姐怀双胎这样危险,母后却一点都不体谅,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和姐姐说笑了一会,文麟去和他们玩去了,出去狩猎玩一圈,也是互相增进感情。

        文祁大着肚子也不方便,就在草地上扑了毯子做绣活,缝几个暖手,闲来无事打发时间。

        望着广阔碧绿的草原,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心情没来由觉得很放松很敞亮通透。

        锦玉过来了,“主子,皇后娘娘让您过去一趟有话要说。”

        “你就说我肚子不舒坦,腿肿的厉害,不过去了。”

        文祁头都没抬,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事,板着脸回绝了。

        锦玉有些犹豫,叹口气,转身准备去回话。

        “锦玉,帮我带句话,如果她彻底不想要母女之情了,我不会勉强。但若是想打主意让我退出战场交出军权,那我们母女情分就到此为止,从今以后就是陌路人。

        我该给她争的脸面作为女儿我尽到心了,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锦玉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芷玉,带锦玉去回话。”

        文祁没有为难锦玉,特意让芷玉陪同也是一种威慑,这样可以让锦玉不至于被皇后牵连惩罚。

        “多谢公主,您别怀疑我,我只是奴才,我劝了的,可皇后娘娘并不肯听奴才的。”

        锦玉也很为难,两头受夹板气,文祁是她抱着看着长大的,她是自梳头终生不嫁的,说句大不敬的话,她拿文祁和文麟当自己亲生孩子来看待的。

        “去吧,我没事。”

        文祁冲她扬起一个笑容,锦玉这才放心的跟着芷玉去回话了。

        到了门口芷玉一把将锦玉推了进去,一点也没客气,差一点把锦玉三个踉跄,就是要做出不客气的行为和态度,这样锦玉才不至于被皇后骂。

        “这是怎么了,你们公主呢,怎么本宫都请不动了么?”

        “回皇后娘娘,我们公主怀孕辛苦腿肿的厉害,来不了了,让属下给您带两句话……”

        芷玉也不用锦玉回话了,往日里没少得人家的衣服针线,这会子帮她一把也是应该的。

        如实转述了文祁的话,说完抱拳,“告辞。”

        转身就走,芷玉趾高气扬就走了,礼数充足态度却有点……,但她不怕,她只属于文祁一个人,因此不在乎别人,她效忠的只是文祁一人。

        皇后气的胸口一阵阵起伏,脸色苍白憔悴,锦玉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实在觉得很解气,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是怎么了,完全听不进劝告,就连老国公来了给了个嘴巴子也没让她回头。

        “她这是不想认我这个娘了么?”

        皇后声音都颤抖了,气的脸青红交错,眼前一阵阵发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