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3j| flrb| t59p| 371z| 93lv| 7jl9| 28qk| tdtt| fh75| l39l| ndvx| dt3b| jrz3| np35| xl3d| 7fj9| agg4| zf9n| wkue| bvp7| 1vn1| n77r| 7h1t| t1n3| 7px9| hf71| cuy8| lnv3| mici| w68k| jdfh| 3z5z| 46a0| 9tp7| ldjb| trtn| 3lb7| rfrt| h1zj| h31b| d9pf| z5dh| ug20| 3bpt| z935| p35f| fh3f| b5br| 17ft| bxrv| zpth| xblj| lrhz| v5j5| qwk6| k68c| bbrp| z7xt| vlxv| 1jpr| o4ga| dtl9| l97n| s2mk| 3lhh| 3nvl| 375r| 9fh5| z95b| w0ca| 3ffr| bl51| l7d5| 9bzz| hxh5| rx1t| rxrh| 4y8g| rph1| 3jrr| c4c6| 151d| 13x9| 9fp9| bjh1| lbl1| 9tp7| lrth| vbhd| 69ya| ase2| dvvf| 1xfv| 5hl5| jzlb| z99r| lzlv| n5j5| 1dhl| 5tvz|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十荒大罗 > 第六百九十八章 鬼矿
    矿洞中。

    宫寒喝骂着,一脚将慢吞吞的西门大郎踹入了矿洞入口。

    西门大郎摸了摸头上的冷汗,这才赶紧往矿洞深处行去,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还好,我就说这个小子,不太可能发现朱真人的手段。”

    朱真人手段诡异,修炼的乃是咒术,可比修士的手段诡异多了,他心中重新变得轻松起来,自己竟然担心一个通玄秘境的小子发现朱真人的咒术,真是开玩笑。

    多此一举!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心中偷乐起来。

    矿洞之外,方奇双眼微微眯起,心中愈发冷冽:“这个老头身上,果然有问题!”

    他刷的一声,将这一面大镜子递给旁边的陶燕。

    “陶燕百夫长,你们继续,我也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他目光闪烁的道,目前他还不知道这个西门大郎和谁是混在一起的,所以他还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易老在一旁抚须笑道:“方奇小子,你越来越会坑人了。”

    “你那面镜子根本就是普通的镜子,没有任何作用,那些蓝光啊也不过是都是最低阶的障眼法,那个老头子心中有鬼,吓得浑身都是冷汗。”

    “一看就知道是心中有鬼。”

    “你这一手突袭,很不错,那些心中有鬼的人,最害怕这一手。”易老哈哈笑道。

    方奇眯着双眼道:“话虽这么说,但是这个西门大郎竟然可以瞒着这里的百夫长,甚至是这里的巡逻士兵,一定是有人给他便利,否则他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躲过搜查。”

    “这里是宫寒的地盘,他现在嫌疑最大。”

    “不过我刚刚看他的行为,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他心中暗暗疑惑。

    不对不对不对!

    他突然摇头,自己突袭宫寒的地盘,按照道理来说,他的性格肯定会很不爽,哪怕对方被自己打的服气了,也不应该没有一丝不满的表情都没有,对方表现的太过正常了,这么正常的反应反而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好歹要对自己只搜查他一个地盘的行为表示抗拒才对!

    然而,对方什么都没有说,相反,很是配合自己搜查。

    但是,若是反抗的话,岂不是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了?

    方奇摸着下巴,越想越是感到不对劲,一会觉得宫寒有问题,一会觉得宫寒没问题。

    “无论如何,这个宫寒都要严密监视。”他双眼微微眯起,暗暗对单天石传音。

    单天石乃是宫寒死对头,他让单天石来暗中监视对方,单天石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单天石也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单天石,你来继续掌控这一面镜子,照一照剩下的人,司徒波大人找我有事,我先离开一趟。”方奇淡淡道。

    单天石之前就得了方奇的传音,自然知道方奇玩的把戏,顿时咧开嘴憨笑一声,瞥了一眼旁边脸色有些难看的宫寒,得意的接过镜子。

    方奇当即离开矿洞。

    看到方奇离开,宫寒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

    方奇很快就离开了这里,而是来到了另外一处矿洞入口,须知这里一共有五大入口,宫寒那一处矿洞入口只是其中一处罢了,方奇明面上是离开了,在宫寒的眼中飞出第四矿区,但是实际上他却折返了回来,进入了另外一处矿洞入口,他在来之前就已经吩咐过了,让他们带人先将几处矿洞入口堵住,再前往宫寒的地盘。

    “我倒要看看,那个西门大郎到底在玩什么手段。”方奇双眼闪过一丝冷光,身子一动,也跟着钻入到了矿洞之中。

    这五个矿洞虽然在五个地方,但是元石矿脉却是同一条,方奇刚刚在拍西门大郎肩头到时候,就动了手脚,自然知道如何寻踪。

    ……

    矿洞之中。

    那西门大郎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他活动了一番筋骨和脖子,顿时发出了一连串的噼里啪啦声,他双眼缓缓睁开,只有黑色的瞳孔,没有一丝眼白,仿佛整个双眼都是瞳孔。

    “总算是搞定了,想要混进来,可真不容易,就算是有人帮忙,也麻烦。”西门大郎浑身真元沸腾,根本就没有被封印住一身修为!

    “被封印住修为的感觉真的是很难受……虽然只有最近这几天……”他感受着身上那沸腾的真元,心中舒畅不已,恨不得想要仰天长啸一声,但是他强行抑制住了自己这种冲动,他知道自己若是这么办了,肯定会引来不少人警觉。

    “尤其是那个年轻的百夫长,虽然是新来的,但是真的很烦人……”他没有一丝眼白的双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刚刚方奇的确将他吓到了。

    “这件事情先不和他计较,先去找那玩意,老祖可是点名了要的宝贝,应该就在这里,这件事情办成了,到时候老祖自然会有嘉奖,我也不用跟这个百夫长置气。”他心中快速的调整好心态,重新冷静下来,身子好似闪电,瞬间消失在原地。

    ……

    矿洞中。

    方奇眉心一热,他顿时皱起眉头来。

    “易老,我说这个西门大郎肯定有问题,果然这个老小子,现在正在用闪电一般的速度向着矿洞深处飞奔!”方奇同样站在矿洞深处,神色冷厉的道。

    此刻他也正在矿洞之中飞奔,易老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了一些手脚,让对方很容易被易老感应到,方奇只需要根据易老的指示,向着矿洞深处同样狂奔即可。

    “你说他千方百计进入这矿洞来干什么?”他心中一沉皱眉道,“莫非是要毁掉这一处元石矿脉?”

    的确是一个想法。

    但是这一处矿洞,对于威远军,乃至对于整个龙牙郡来说都是凤毛麟角,甚至对整个战场来说都没有任何作用。

    毁掉这样一处矿洞没有任何用。

    显然,对方的目的并不在于此。

    方奇狂奔在矿洞之中,元石矿脉的深处,没有丝毫人烟,矿脉之中阴气森森,此地乃是一处天然矿脉,没有任何人来到这里开采过,若是想要毁掉这一处矿脉,也不可能来到这么深远的地方。

    方奇闻着四周发霉的味道,不由深深皱眉,对方到底来干什么。

    咔嚓——

    突然,方奇脚下传来声响,他停下脚步,看向脚下,只见一具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枯骨正在他的脚下,庞大无比的矿脉深处,放眼望去,竟然是一具具的尸骸堆积,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其中甚至有不少灵兵废弃在地上,被人打碎,残片满地。

    方奇看到这一幕,顿时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年在元石矿脉之中吞噬了花婆婆的那一阵可怖鬼气。